松间月

情诗 流浪诗人俊x咖啡店老板其

今年冬天出奇的冷。闵玧其坐在桌子旁,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手里热气腾腾的美式,看着窗外的漫天飞雪发呆。

有多久没看见金南俊了呢?闵玧其无法确切的回答这个问题。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,那个似乎不知情为何物却死心塌地要做诗人的人,有多久没看见他了呢?

 

 

第一次遇见金南俊,是在几年前一个冬日的傍晚。

闵玧其依旧记得,那天也是飘着鹅毛一般的大雪。寒风猛烈的击打着咖啡馆的玻璃,像是要冲进人心房的恶魔。

这种恶劣的天气一般是没什么客人的。闵玧其揉揉酸痛的后颈,打算提前关门好好休息。

可天总不遂人愿。闵玧其刚准备关灯打烊,就有人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那人身上挂满了白色的雪花,脸上写满了疲惫,像是个来自纯白国度的赶路人。

“抱歉,先生,”那人抖抖身上的雪,“但这是这条街上唯一开门的店铺了。”

闵玧其耸耸肩,他倒是无所谓早晚,只是想起楼上的猫还没吃饭。

“那么先生,您想喝点儿什么?”闵玧其转身回了吧台,不经意的看了看墙上的时钟。

“请给我一杯热可可,谢谢。”

那人点了单,就找了最角落里的那张桌子坐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,似是在写些什么。

闵玧其并不感到好奇,他见过的古怪的客人并不在少数,对这种也是司空见惯。但他比较好奇,这个男子究竟为什么在这种恶劣天气出门游荡。

“您是和妻子吵架了吗?”闵玧其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,用一种不经意的语气询问着,好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般。

“并不是,”那人有些后知后觉,“我并没有妻子,事实上,我连家人都没有。我是一位流浪诗人,如果您喜欢读报纸的话,或许会知道我——许多报纸都刊登过我的作品。”

“比如前几天C城日报上刊登的那首《Young Or Not》,那就是我的作品。其实我并不认为那首诗很不错, 但是那主编就是莫名其妙的喜欢。”那人似是打开了话匣子般,滔滔不绝的讲着他走过的各地的风土人情。

“我总是写情诗,虽然我并没有谈过恋爱。我并不认为爱情很重要,至少对于我来说,吃饱穿暖就很知足了。”

闵玧其就默默地听着。他总觉得这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,却像是久经分别的老友般。

“那你呢?为什么在这里开了咖啡馆?”那人回过头来看着闵玧其。他的眼睛很好看,像是天上最璀璨的星子。

“为了谋生。”闵玧其并不想与一个陌生人讨论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,却总有一种想与他坦诚相见的冲动。

可诗人总是感性的,即使你什么也不说,他也能猜出几分。

“或许,你也有别的梦想?”

有的,有的,可梦想是什么呢?它大概是果树上最高的那颗果子,够不到,也忘不了。

闵玧其抬头看了眼钟,时针拖着笨重的步伐向前迈去,像是个步履蹒跚的老人。

那人并没有错过这个细节,他拿起桌子上的本子又塞回怀里,站起来和闵玧其告别。

“不早了先生,我想我该走了。”那人打了个哈欠,向闵玧其挥挥手。

“我叫金南俊,有缘的话,下次还会见的。”

金南俊也不等闵玧其的回答,径自推开门走了出去。凛冽的寒风吹在闵玧其的小腿上,刺骨的凉。

 

自那以后,金南俊几乎每天都来。他会给闵玧其带来远处的雪,和松树上依然翠绿的叶子。

金南俊也会和闵玧其说自己一天中看到的事物,再发表自己的看法,就像这样。

“我今天路过一户人家,那人家似乎挺富有的,住的是带花园的小洋房。可是看起来,那家的男女主人感情并不很好。”金南俊低下头,吹了吹卡布奇诺上的奶泡。

“他们总是吵架。为什么用总是——因为我已经连续三天看见他们在吵架了。很奇怪对吧,我居然每天都路过那里。让我想一下,哦对,前天是因为孩子放学男主人忘记接,昨天是因为女主人忙着和小姐妹们消遣忘记给男主人和孩子煮饭,今天,今天好像是因为女主人给男主人煮咖啡忘了加糖。”

“看着他们,我就总觉得,生活真是憋屈。”

“我有些为那女人感到不值——她嫁了个一生气就会动手打人的丈夫。不过那男人也挺惨,娶了个天天就知道和小姐妹们逍遥的老婆。”

每次说起这种事情,金南俊总会喋喋不休。闵玧其觉得他有些可笑,明明自己连爱人都没有,却还装的像百花丛中过的情场高手一般。

“那也是他们自找的,从决定结婚的那一刻就该想到的。”闵玧其突然打断金南俊。

“而且我敢和你打赌,这对夫妻一定不会离婚,即使他们每天吵的要死要活,第二天都一定会和好。”

闵玧其把最后一个杯子擦干摆放在架子上,突然生出一声感慨。

“这就是爱情。”

 

什么是爱情?

金南俊并不知道,虽然他写了很多情诗。

闵玧其也不知道,虽然他听了很多故事。

那天上午,金南俊气喘吁吁的推开咖啡馆的门。闵玧其很是惊讶,金南俊很少白天来找他。他更喜欢傍晚的时候来,喝一杯暖暖的咖啡,坐在角落里看着闵玧其逗猫。

闵玧其看着满头大汗的金南俊,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“你什么也别说,我没时间了,”金南俊抓起水杯将水一饮而尽,“我找到我爸爸了,他要我回家。”

闵玧其有些失神。他知道金南俊早晚要走的,金南俊是个闲不住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去做什么流浪诗人。

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。

闵玧其回身,从放杯子的架子上拿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下来。那盒子里是枚银戒指,造型素雅,是闵玧其特意找隔壁的银匠做的。

闵玧其有些不敢看金南俊的眼睛,他的直觉告诉他,金南俊此刻的目光一定是热切的——他大概希望自己和他一起走吧。

“这个给你,一路顺风。”

闵玧其低下头,不想让金南俊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眶。

 

很早之前,闵玧其在一本书上看见过一句话,具体记不清了,只记得大概的意思。

那书上说,终究要走的人是留不住的,与其挽留,不如默默放手祝他一路平安。

闵玧其自己无所谓,可他舍不得金南俊伤心。

他还记得那天,金南俊很用力的攥着自己的手,反反复复的强调自己一定会回来找他,让闵玧其一定要在这里等他。

可闵玧其还是没抬头,也没出声,但他猜测,金南俊是懂的。

我会等你,哪怕天崩地裂,海枯石烂,你不来,我不走。

可我又不想等你到那时——我想你早些回来,我们好一起去看剩下的世界。

 

 

 

凛冽的寒风吹在闵玧其的小腿上,刺骨的凉。

闵玧其突然惊醒,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坐在自己身边。

“抱歉,先生,”

“外面雪太大了,我估计要打扰一段时间了。”

闵玧其抬起手,替那人拍掉帽子上的积雪,

“那你打算在这里打扰多久?”闵玧其的声音有着干哑,像只不好意思撒娇,只是用他软绵绵的肉垫抓着金南俊的心。

金南俊伸出手轻轻捏了下闵玧其的脸,用自己的唇碰了碰他的。

“那就一辈子吧。”